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简单者寿

2014-7-28

◆           沙 平
    世上健康长寿之人,大多活得简单,故窃以为:简单者寿。此非胡言,请看——
    世界最著名的三大长寿区是:巴基斯坦罕萨村、苏联高加索柏格维奇村、厄瓜多尔维加班巴村。它们都属该国偏远地区的农村,居住在这里的村民从来都不想当“大款”、“富婆”,他们世世代代满足于过着知足常乐的简单的农耕生活,而这就是他们普遍健康长寿的重要原因也!此其一。
    我国的长寿地区有:广西巴马、江苏如皋、湖北钟祥、四川乐山、辽宁兴隆、新疆和田。它们全都是该省区的经济落后地区或一般地区,没有一个是经济最发达地区。这些长寿地区的交通、住房、医疗、人均收入,自然远远低于全国首善之区的北京、上海和我国经济最发达的东南沿海地区,但它们无论是百岁寿星的数量还是老年人口的长寿水平,前者都大大高于后者。前些年笔者还从报刊上获知:北京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只有50多岁,大大低于全国人均寿命呢!这似乎有点与现代文明相悖,其实不然,那其中最重要的奥秘也就在于:我国长寿之乡的人们比起首善之区和经济最发达地区的人士活得简单,没有那么多的欲望也就不会“活得真累”。此其二。
    统观我国的百岁寿星,农村的远多于城市的,城市里平民型的远多于精英型的。尽管二者物质条件悬殊,寿命却又倒了过来。这个中奥秘也就是因为:农村人比城市人活得简单,平民比精英活得简单。此其三。
    从职业上看,全世界公认的长寿者最多的职业是牧羊人:牧羊人天天呼吸新鲜空气天天放声高歌,除了放好羊过好日子什么都不想,他们不长寿那才是怪事情呢;我国最长寿的职业过去一致公认的是和尚、道士这类“出家人”,而最短命的却是皇帝:“出家人”崇奉的是四大皆空、六根清静、无欲则刚,过着最简单的生活,故大多长寿也!而皇帝物质条件最佳什么都不缺,但他们大多一辈子纵情酒色、工于心计、城府很深、颇为世故,故大多成为短命鬼,平均寿命只有三、四十岁也!此其四。
    我们不妨再来看看我国精英人士中的长寿者:马寅初因主张控制人口,当年被“全国共讨之”,有人跑来告诉他:你北大校长的职务被撤消了!他只是“哦”了一声:20多年后,又有人跑来告诉他:你的问题“平反”了,北大校长的职务也恢复了(因己退休故被任命为北大名誉校长)!他也只是“哦”了一声。他淡泊名利,活得简单,诚如《菜根谭》中一副对联所描述的那样:“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边云卷云舒。”再看冰心,上世纪50年代她丈夫被打成右派,“文革”中她亦未能幸免,70多岁的老人了还被弄去批斗和打扫厕所“劳动改造”,但她却认为:“如果你简单,那么这个世界也就简单。世界变得复杂,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人为制造使然,社会虽然复杂,只要我们内心简单点就行了”。正因为有此超然于世的认识,人生的一切:包括从磨难到名望、财富,她全都从不放在心上,她毕生有些稿费积蓄却认为是累赘,生前就把它全捐给了社会才心安理得。像马寅初、冰心这样的精英人物,却具有如此单纯的内心世界,过着如此简单的生活,所以尽管他们命运有过坎坷、有过大起大落,但他们却都是长命百岁的“世纪老人”。此其五。
    天地有大美,于简单处得。人若简单,则快乐也就随之而至了!人生之简单,有如生命天空中的一轮皎月,有着清清凉凉的宁静,故知足者能常乐也:人生有大疲惫,在复杂处藏。人的各种欲望太多又无法实现,就会感到无限痛苦,就会感得活得太累,自然就短寿。
    其实这个世界很简单,只是人心很复杂。因为利益分配很复杂,人心也就随之复杂起来了!这种复杂,是险恶人性的交错,而不是大智大慧的叠加。所以,也就有了人世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当今社会是个生存竞争的社会,很多人仅把竞争视为利益的竞争,头脑太“聪明”的人越来越多,为获取最大利益可以不择手段,有人甚至“机关算尽太聪明,反送了卿卿性命”:那些走上刑场的巨贪和毒枭便是;更多的人,则是心气浮躁,被无穷的欲望和无穷的世事所纠缠,太在意于对世俗的迎合,太用心于机巧的运用,太在乎于仕途的荣辱得失,太钻营于财富的增加……心里填满这些过度的欲望只能导致身心疲惫,所以,想活得健康长寿也就不那么容易了!
    其实,生存竞争何尝又不是生命长短的一种竞争呢?生命是一,其余都是零。须知:首先只有生命存在,其余的存在才会具有实际的价值。简单,正是生命留给这个世界的美丽形式,是人类生存的重要内涵乃至重要条件之一。做简单的人,过简单的生活,不是愚蠢,而是大智若愚,实乃一种福气:因为它增加了健康长寿的几率。可惜,能这样来理解事物的人毕竟很少,只有在历尽沧桑的老人中才会多些。
    人生苦短。幸福是单纯的,单纯一点,欲望就可以少一些,也就不会因为欲壑难填而感到痛苦;幸福其实也很简单:我们至深的需要不过是有如冬日和煦的阳光,这在一般情况下都是可以得到的,只要你不是欲壑难填,得到了也就会满足,也就会感到幸福了!幸福之计在于简,长寿之道也在于简。简单是一种人生的智慧,有了这种智慧,你就会懂得自己需要什么,应该放弃什么,从而排除干扰,挣脱羁绊,以超然、自然的态度,成就丰满充盈的人生。
    被誉为“汉语拼音之父”、“语言巨擘”的我国著名语言学家周有光,1906年1月13日出生于江苏常州,今年已经108岁了。但目前这位大师级人物依然每天看书、写作、活动。每当有人向他讨教长寿的秘诀时,他就拿出一篇自撰的《陋室铭》示人:“山不在高,只要有葱郁的树林。水不在深,只要有洄游的鱼群。这是陋室,只要我唯物主义地欢乐自寻。房间阴暗,更显得窗子明亮。书桌不平,更怪我伏案太勤。门槛破烂,偏多不速之客。地板跳舞,欢迎老友来临。卧室就是厨房,饮食方便。书橱兼做菜橱,菜有书香。喜听邻居的收音机送来音乐,爱看素不相识的朋友寄来文章。使尽吃奶力气,挤上电车,借此锻炼筋骨。为打公用电话,出门半里,顺便散步观光。仰望云天,宇宙是我的屋顶。遨游郊外,田野是我的花房。笑谈高干的特殊化,赞成工人的福利化、农民的自由化。安于老九的贫困化……”这篇妙文,充满了幽默和达观,活脱脱再现出周老的生活起居,处世为人、精神风貌。周老其人及其文,便是拙见“简单者寿”最好的活注释也!故笔者认为:做一个简单的人,过一种粗茶淡饭、知足常乐的简单的生活——这样的人才是生活的智者,这样的人也都往往是长寿的。而那些贪得无厌,只知花天酒地,醉生梦死者,则往往都只能落得个“吃得越好,走得越早”的短命鬼的下场也。